其实叫SD
大多数时间都在QQ上:1063991086
沙雕摸鱼不会放在lof上
关键词:atr 星尘
啥也不会就会吃粮(

一篇短打【冬巡/安法,慎入】

#安特库♂ ×法斯♀ 
#现pa(是糖!)
#ooc有,很乱。
#一个小脑洞而已,写着玩x很短很短。若有雷同,删歉。

        新生又败落,生命一次一次循环往复,好似永无尽头。此刻,梦也如此。
        安特库已经记不清这是法斯出院后的第几个早晨了。
        淡淡的阳光透过半白的帘子,照亮了房间的一角。这是间几乎纯白的房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之前我们亲爱的法斯法菲莱特小姐说她觉得这样更有安特库的感觉。
        “……”听到了翻身时被子摩擦过皮肤的声音,安特库走进近,坐了下来。他把手轻轻搭在床上之人额前几缕碎发上。
        要知道,这一头薄荷色的头发可是令法斯小姐十分自满的。
        “早。”他柔声说到。
        “呃……”听到了说话的声音。在睫毛扇动了几下后,法斯睁开了眼。“早,,,啊?……”
        看着眼前的人,她不禁想开问:“啊,那个,,请问你……”
        “安特库琪赛特,我的名字。”
        “啊…你好。”她不去看那冰蓝色的眼睛。
        ……
        安特库 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对于他与法斯来说。
        四个月前,法斯经历了一场车祸。隐约记得在事故发生之前,他与法斯吵架了。当安特库下楼追跑走的法斯时,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红和人群。
        在那之后,法斯在医院躺了几周。不过当她醒之后一切注定改变……或者并没有。医生说,脑部记忆区受损,很可能她只能记得20几个小时之内的事,之后通通忘却。
        安特库把法斯接回家的那天,他蹲下来,望着那双透绿的瞳子说:“没关系,我有耐心。”
         他只记得那天纷纷扬扬下着雪,白茫茫一片,呼入的空气好似冰凉的刀子,刺痛了他的肺,再凉透了他的心。
        黄昏的景象总是这么美,窗外有几只麻雀落在黑漆漆的电线杆上,叽叽喳喳的。
        “呐,安特库,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挺喜欢你的。”法斯低着头,盯着自己手里那杯茶,正冒着热气。
        “是吗……”,安特库靠近她耳边,好似笑着说:“我也爱你。”
        “啊?……”法斯法菲莱特说她当时想要说出口的疑惑全被那人亲吻自己耳边的法斯而传来的温度打断了。




END
(我就会傻白甜,呵。是以前的文了。

评论(12)
热度(51)

© 四氧化三铁 | Powered by LOFTER